Sophie

与颓

【倾城之恋】少帅吴·少爷T

-想了想,一二章一起发上来

-大量引用《倾城之恋》

-民国AU,私设多,OOC有,勿上升.

(一)

上海为了“节省天光”,将所有的时钟都拨快了一个小时,然而谢公馆里说:“我们用的是老钟,”他们的十点钟是人家的十一点钟。他们唱歌唱走了板,跟不上生命的胡琴。


客厅里的灯都关着,琉愫在沙发上,在黑暗中像一缕孤魂。静谧中大门吱呀一声开了,谢小少爷手里提着皮鞋,轻手轻脚地走进来,小心地关上门,刚松了一口气,转身看见一个人影,微微嚇了一跳,又疑心是自己喝多魇着了,胆子又大起来,走近了才发现是刚离婚的姐姐琉愫。


他自己还小,母亲早跟父亲离了婚,追求“自由平等”去了,但他也大约知道琉愫和自己洋派的母亲不同,日子很不好过,她是离了婚的女人,还是最传统的那一类。


他心里总有些可怜她,虽然这可怜很快被其他一些事情给淹没了,是如今见了她方才又显露出来,他为这一点怜悯而自豪——他到底是个好孩子,他想。


但他没过去同她说话,只往茶几上放了一盒包装精美的小点心,这是宴会上一个女孩儿塞给他的,是新款的西洋曲奇,他想着女孩儿们都喜欢这些。


琉愫微微动了动,可没看他,也没说话。但不影响谢锐韬今天的好心情,今天是他十五岁生日,谢老爷破天荒大方了一回,让他开个阔绰的生日会,于是他在外边儿疯到了十二点后才回家,原本生日已经结束了,但在谢公馆,还剩一个时辰他的生日才算完。


他边想着边走上楼去,头次觉得这楼梯太狭仄了些,无端令人压迫,他没立刻回房,而转身去了小厨房,他知道父亲和新太太邀了人来打麻将,此时厨房里韩妈妈肯定正煮着宵夜。宴会上的吃食不甚好吃,他没吃一口,现下呕吐的感觉阵阵地涌来。


他想,最好能赶在零点前吃上一碗长寿面,然而他知道这不过是奢望。他靠在小厨房的墙上,韩妈妈和几个女佣正小声说着什么,大概觉得他还是个小孩子,也没避着他,不过也不会有什么新鲜事——宅子里的女人。


“哎,韩妈妈你听说了吗?前些日子范先生和吴少帅一同回国了。”
“那范先生得有三十了吧,可还没娶呢?”
“你哪里知道,这范先生心高气傲着呢,早年间,多少太太硬要把女儿塞给他,这一捧便把他给捧坏了。”
“对了,今儿个来的徐太太不就与范先生熟识么,要替咱们七小姐做媒呢。”


女佣们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谢锐韬却突然觉得头疼,大抵是喝了些酒的缘故,于是没等宵夜煮好就回房了。



(二)

次日一大早,谢太太就起身了。喊来韩妈妈和几个手巧的女佣,又不放心,亲自动手,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首饰,前些日子还逼着四姨太把府里唯一一匹西洋缎拿出来,给七小姐做了一身大衣,务必要把七小姐打扮得光彩照人。


原本此次也顺带着给琉愫说个李先生,可反观琉愫的房间,连电灯都没开,只余一盏烛台在黑暗中幽幽地发出微弱的光,可总归聊胜于无,琉愫笑着,尖下巴,猫一样的眼睛闪着光,依旧很美。


隔壁房的谢锐韬睁着亮晶晶的眼睛,破天荒没睡懒觉。他原就对这范先生有五分好奇,现下逮着机会,很有些兴奋,是一定要去看一看的,于是十分积极,没等女佣来喊就起来了,乖乖地坐在凳子上,等谢太太给他挑宴会穿的礼服,实在可爱得紧。


到了那宴会厅,就看见各式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聚在一起,觥筹交错,这时的谢锐韬才真切地感受到上海的纸醉金迷,其间最显眼的一群人聚在角落,大都是世家子弟或是军阀里说得上话的人,余下的也是近来鼎鼎有名的新贵,其间有几个格外长身玉立,很是惹眼。


徐太太见他们到了,便拉着七小姐说:“那范先生就在那其中,就是那个穿着条纹西装的。”七小姐一瞬间羞红了脸,不愿一人过去,非要拉上一个人,又不愿意便宜了姐姐琉愫,于是便领了谢锐韬去。


谢小少爷睁着亮亮的眼睛,不着痕迹地扫过每一个人,意外地看到了发小肖佳,肖佳比他大些,已经接手了家族生意,此时正与什么人说着话,见了他,笑着揽过他正欲给对面人介绍,那人就已经先他开口:“你好,我是吴亦凡。”谢锐韬笑得眉眼弯弯,语气十分甜腻:“我知道你,吴少帅嘛。”


评论(4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