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phie

与颓

【倾城之恋】少帅吴 · 少爷T


-大量引用《倾城之恋》
-民国AU,私设多,OOC有,勿上升.



(三)


吴亦凡听了,深深地望着谢锐韬,谢锐韬不甘示弱地回望着,倒是笑得更甜了,一门儿心思想着气势不能输,直挠得英俊的少帅心尖儿都酥了,刀削般的脸上罕见地透露出点笑模样来,忍不住想逗逗他:“上次见着还喊我哥哥呢,现在是怎么了,害羞了?”



头次见面时谢锐韬还小,帅府为了庆祝老帅寿辰大摆宴席,谢锐韬不耐看戏,悄悄撇下带他的韩妈妈一个人追蝴蝶玩,不知不觉就迷路走到了后院儿,碰到了已初显风采的少帅,现下回想起来,只依稀记得是少帅牵着他的手带他回了席间。



谢小少爷毕竟能屈能伸,当即脆生生地喊了一声“哥哥”,今儿个吴亦凡没穿军装,看起来平易近人了许多,倒真有些哥哥的意思了,他笑意更深了些,低声说了句:“乖。”然后满意地看到了小少爷红红的耳根。



副官肖佳没注意两人这弯弯绕绕,小声跟吴亦凡说了句什么,吴亦凡脸色立刻严肃了起来,但还是偏过头温柔地跟谢锐韬说了句“好好玩”,才快步往门外走去。过了不多时,大厅突然有些骚乱,许多人往门口处涌去,谢锐韬好奇的一抬头,才发现是老帅来了。



去年直皖战争后直系取代皖系,段氏被迫下台,现下正是直系和奉系共同控制北京政权,老帅一支的直系军阀风头正盛,地位随之水涨船高。



谢锐韬平日在学校也听过不少关于军阀里的事儿,尤其是因着前年和会期间,老帅支持学生爱国运动,反对皖系控制的京政府在合约签字一事,心中对老帅很有些佩服,又觉得肯定也少不了少帅的功劳,于是心里不自觉地泛起一丝自豪,好像他和少帅是一家人似的。



后来宴会的几个钟头少帅都没出现,谢锐韬索性也没再想他,专心地吃起点心来。






(四)


再往后的生活又趋于平静,谢锐韬再没见过吴亦凡,倒是听闻那范先生和他琉愫姐姐好上了,请了她去香港游玩,人家都说她真是命好,谢锐韬却没觉得有什么惊讶——上海这座城市。



不过也是一瞬间的事儿,谢锐韬就中学毕了业,谢老爷原本不预备让他念书了,但谢锐韬的亲生母亲回国来看他,要他随她去英国读书,谢老爷还念着些许旧情,默许了她的行为,谢府似乎一下儿更冷清了,但没有人在乎这份冷清。



谢锐韬出国没几个月,就听国内传来消息,说是直奉开战,直系获胜,由于冯军一直保持中立,是以吴军风头一时无二,吴军的少帅吴亦凡也因此获得了各界无数称赞。“我要是没出国就好了,”谢锐韬这么想。



可谁都没想到变故来的也那么快,然而毕竟是来了。不过又两年时间,直奉二战,直军惨败,这次备受关注的人换成了奉军的张少帅,只是换了一个青年才俊作为榜样,和以前没什么两样,可谢锐韬还是有点难过,“我要是没出国就好了,”他趴在窗前想。



同年,英国工党取代自由党,首次组阁,与保守党轮流执政,谢锐韬的学校数次停课游行,《世鉴日报》对此的报道连续不断,想必吴亦凡在国内也是十分担心他的。



世事就是这样。



窗外的叶子像凤尾草,一阵风过,那轻纤的黑色剪影零零落落颤动着,耳边恍惚听见一串小小的音符,不成腔,像檐前铁马的叮当。





评论(2)

热度(16)